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茱莉的爱情空间——婚恋课堂

和你同在爱情中成长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北京大学心理学硕士,研究方向:婚姻与家庭。国内著名婚姻关系专家,现任绝对100婚恋网总裁,是获取国家专利的绝对100相容性匹配系统专家团主要研发成员之一。 先后接受过中央电视台、北京电视台、中国教育电视台、海峡卫视、英国BBC广播电台、婚姻与家庭、中国女性、人民网、新浪网等数十家媒体的采访和报道。现为新浪、腾讯特邀情感专家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爱就爱得明明白白  

2009-05-13 10:40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婚姻里的问题,有时候并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。

爱就爱得明明白白

(绝对100首席婚恋专家  茱莉)

小敏和家林一起来到我们绝对100婚恋咨询中心的时候,明显双方都还带着情绪,他们的目光相互回避,双方都不给与对视的机会;小敏和我对话的时候,家林沉默不语,听到想引起他反驳的话,你可以观察到他脸部的细微表情:克制地牵动嘴角或者皱起眉头,然后把几乎就要冲口而出的辩驳吞咽下去;而家林和我对话的时候,小敏的反应也如出一辙。

 

人际交往的很多问题其实都源于沟通不畅导致的信息不对称,而沟通之所以有阻碍,往往在于双方的态度。小敏和家林的状态显然不适合进行沟通。

 

我看看小敏,又看看家林,然后问他们:“你们一起来这里,希望达到一个什么目的?”我特意加重了“你们一起”这几个字的语气。

 

“我”,小敏顿了顿,继续道,“我们希望能消除我们之间的矛盾,理顺我和他们家人的关系,好好过日子。”家林在旁边点了点头。

 句子里出现“我们”这个词,双方的意见达成一致,看来,是个不错的开始。

 

从我们沟通最初的寥寥数语可以了解到,小敏和家林的矛盾似乎源于他们这个小家庭,与家林的原生家庭之间的关系问题。基于我的经验,一般来说,如果任由双方自由发挥,他们只会情绪越来越激烈,陷入相互指责、相互控诉、相互攻击的混乱局面。因此,咨询之前,咨询师告知来访者需要遵守的规则非常重要。

 

我告诉这对小夫妻:“今天我们的沟通需要抱着真诚和宽容的态度,才能澄清一些事实,解决一些问题。我希望我们在叙述的过程中,都只做到讲述客观事实,描述自己的感受,但绝对避免指责对方。你们接受吗?”小敏和家林对视了一眼,都点了点头。

 

小敏开始了她的讲述——

“我们结婚4年多了,从一开始什么都没有,到今天有车有房真的很不容易。我和我家人都觉得家林是个好丈夫,对我对我爸妈都挺好。”家林似有感慨地看了小敏一眼。

“但我就是受不了他妈,什么都偏着家林他弟弟。他们家两个儿子,我们结婚的时候,经济条件并不好,他们家什么都没给,我都没有计较,想着我们可以自己慢慢来。现在我们境况开始好起来一些,他妈就”,小敏看了家林一眼,继续道:“他妈老想着让我们帮衬他弟弟。他弟结婚的时候我们包了5000千元的红包,他妈还嫌不够,旁敲侧击的表示不满,家林背着我又给了5000,过了好久我才知道!平时我们给他们二老的生活费,他妈也攒着给小儿子。”

“现在他弟要买房,他妈又跑来要家林当哥哥的给钱,而且一下子要10万!说实话,我们自己也就这么点积蓄,我能同意给吗?我们自己难道不生活了?”小敏说着声音开始哽咽起来,眼圈也红了。

家林沉闷着脸,锁着眉头没吭气。

 

小敏顿了顿,稳定了会儿情绪,接着说下去:“他们家什么都留给他弟了,我虽然不高兴也没说什么,毕竟我们自己不愁吃喝,也不指着老人那点家底。但他妈无止尽的索取实在让我没法忍受了。家林什么都听他妈的,要什么给什么,要多少给多少,我跟他说什么都听不进去,他心里根本没有我没有我们这个家!”

 

我打断小敏:“你是说,你觉得家林不重视你不关心你,你为此觉得心里很难过,是这样吗?”小敏忍着眼泪点了点头:“他一点也不在乎我了。”家林做出要辩解的样子,我做了个手势阻止了他,再次询问小敏:“你想说的是:你觉得家林不在乎你了,你为此很失落?”小敏愣怔了一下,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

我看着她:“小敏,我们刚才已经说过,只讲述事实和自己的感受,不允许指责对方,是吗?”小敏睁大眼睛、充满困惑的看着我:“我、我没有指责他啊。”我朝小敏笑了笑,示意她放松下来:“那我们了解一下家林在听到你说‘他心里根本没有我没有我们这个家’以及‘他一点也不在乎我了’,是什么感受,好吗?”小敏转过脸询问地看着家林。

 

“她一这样说,我心里就着急,就想辩解。”家林顿了顿:“还有些,生气。”

我点了点头,看着小敏:“小敏,你还记得我刚才是怎样重复你的意思的吗?你现在看着家林说一遍,好吗?”

 

小敏看着家林,眼眶有些潮润:“我觉得你不在乎我不关心我不重视我,我很难过……”家林的眼神柔和起来。我问他:“小敏这样说,你是什么感觉?”“我觉得对不起,我让她受委屈了。”家林声音低沉,温柔地看着小敏。

 

我朝他们微笑了一下:“你们看,同一个意思有不同的表达方式,会引起对方不同的感受。这些沟通上的细节常常是为我们所忽略的,但也正是这些细节常常造成双方的误解。”小敏和家林都若有所思地点着头。“当我们觉得对方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够妥当,要学会表达对方的行为引发的自己的感受,而不是直接去下一个对方行为错误结论。当你告诉对方自己的感受时,他会觉得你是在和他讨论问题、寻求解决方案;而当你直接说对方行为如何如何,他会认为你在指责他,激发起他的防卫本能。”

 

我停顿了一会儿,让他们有思考的时间,接着建议道:“以后你们沟通的时候,不妨试着像我刚才说的那样,使用‘你的某个行为,让我感觉怎么样’这个句式,你们说呢?”小两口对视了一眼,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 

我把问题重新拉回到核心矛盾上来,问家林:“小敏刚才说的是事实吗?”家林无奈地点了点头。“那妈妈问你要10万,妻子不同意,你是怎么想的?”

 

“我没有别的办法。我们家是东北的,家里很传统,我作为长子……”家林讲不下去了,停顿了会儿,继续道,“我家家境不怎么好,弟弟没有上大学,就我经济实力强点,所以我老想着能帮家里点儿就帮点儿,我觉得这是我的责任。”出乎我意料的是,我居然观察到小敏轻微地颔首,似乎认同家林的看法。

 

我问家林:“那像小敏刚才说的那样,她觉得你的行为是不关心她不在乎她——你不顾及她的感受吗?”家林看了小敏一眼:“她是个好妻子,我们这一路走过来,我知道她是个好妻子。我们的路还很长,我总觉得我有能力让她以后过上好日子,不急在这一时……”小敏的眼圈红了起来。

 

这对夫妻在我的来访者中算是比较特别的一对,一般来咨询的夫妻往往都情绪激动,爱的体验都被压到了愤怒、敌对的情绪下。而从他们的表现来看,一望而知双方有着很深的感情,也都挺讲道理,一般来说这样的夫妻能较好地解决家庭内部的矛盾,那他们的问题出在哪呢?如果说是经济问题,无论从小敏自己的言谈、她表现出来的教养、尤其是刚才家林说自己对父母和弟弟负有责任时,她轻微的颔首,还是从家林对她的认同,她都不像是那种眼里只有钱的人。看来问题的本质并不像表面看上去的那样,源于小家庭与原生家庭的经济矛盾。

 

我问小敏:“听了家林的解释,你觉得自己不被重视不被关爱的感受,有什么变化吗?”

 

小敏吸了吸鼻子:“他很少跟我说这些,要是我们常常能这样沟通,我想……”小敏叹了口气,“一涉及他家里的问题,他基本就是自己拿主意,我说什么都听不进去的样子,我一开口,说了没两句他就不吭气了。他越不说话我就越生气,越想拧着他……”啊,原来问题在这里。

 

“看来家林喜欢一切尽在不言中。”我看着家林。

家林有些尴尬:“其实我自己也知道我家的做法有些过分,我自己有时候也挺烦的,就不想多说什么。我能说什么呢?她是我妈呀。而且,我们都结婚4年多了,我总觉得自己人应该什么都明白,我心里怎么对她她难道还不知道吗?”

 

一方面是受艺术作品中表现的那种唯美爱情的影响,另一方面是中国人含蓄惯了,不习惯情感表达,许多情侣都认为相爱就应该“心有灵犀一点通”——我心里想什么不用说,对方自然应该明白;如果不明白就是不够爱,或者默契不够。实际上,这是一条危害极大的错误的关系信念。

 

拿这对小夫妻举例:家林发自内心地认可小敏是个好妻子,也一心期望给小敏幸福的人生,但却很少表达。而家林的沉默自然让小敏以为对方忽视了她,是不是自己在对方心中没有分量。这种失落感、对对方感情的不确定,看来才是小敏真正的心结所在。

 

“这样吧,你们转换一下身份,家林变成小敏、小敏变成家林,按照你们平时就这个问题进行沟通时的状态,来重复一下对方的表现,好吗?”

两人同意后,面对面开始演示起来。

 

家林模仿小敏先开口,有些挑衅地问:“你妈说的那事,你打算怎么办啊?”

“什么事儿啊?”小敏学着家林的口气,假装不明白。

“还能有什么事?你别装,装也没用!”

“不是已经说定了吗?”

“怎么说定了?你跟谁说定了?定什么了?”

“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?咱也不是给不起,帮帮怎么了?你别说了,我不想说也不想听了。”

10万块钱不是小数目,你跟我好好商量过吗?”

小敏学着家林的样子扭开脸,不答话。

家林有些演不下去了,带着一丝尴尬的神色地看着我,我示意他继续。

“你心里根本没有我,没这个家……”家林终于开口,声音里有一些颤抖。

……

 

我让他们之间的沉默持续了几秒钟,才开口:“听到自己说过的话从对方嘴里说出来,有什么新的感受吗?”家林和小敏互相对视着,神色柔和而凝重。

 

我又建议他们:“其实你们还可以试着以期望对方表现的方式,再进行一下角色互换的扮演,把自己期望得到的回应和沟通方式演示给对方看。包括我之前告诉你们的那个句式,可以试着糅合进去。”两人不约而同地点着头。

 

家林先开口:“我第一次明白,我那态度是挺气人的。”小敏看了家林一眼:“我也有些咄咄逼人……”

 

“我觉得你们真正的问题其实不在于那10万块钱,而在于你们之间的沟通方式。”我微笑着总结,“当然,关于如何处理自己的小家庭与原生家庭的关系问题,也有一些法则,比如要注意两者的独立性,优先考虑小家庭,对原生家庭的支助要量力而行等等,这些可能是家林需要注意和思考的地方。但我相信,首先解决了你们之间的沟通问题,凭借你们的感情基础和你们的素养,应该能够通过深入的沟通去达成一个共识。”

 

小俩口离开的时候,家林很自然地搂着小敏的腰。大概一周后,我收到小敏的邮件,说她和家林过得很好,感谢我对他们的帮助。虽然我最终也不知道那10万块钱的问题他们究竟是怎么处理的,但我想,这个的意义也许已经不那么重要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